Tuesday, July 2, 2013

幸運兒

認識我的人的略知一二,我是那種追求自然的人(?!?),分娩嘛,當然要越自然越好,可以的話最好連麻醉藥都不用。(那我又未癲到話一定不用。)

但世事嘛,又豈能盡人意。

寶寶沒能如期到達,是有擔心的。怕他遲太久要催生;因為他偏大,怕催生都出不來要開刀。。。

嗯。

最後寶寶也只是遲了兩天就開始作動。當時心裡面蠻高興的。陣痛從一開始就非常密,兩個鐘後已出門去醫院了。途中還能跟男人談笑風生,感覺也不算很痛,心想可以不用麻醉藥吧。

去到醫院才知原來才開了一度,怪不得。擾攘了一番,過了一、兩個鐘,雖越來越痛,但還是一、兩度。護士說,再 monitor 個 BB 心跳三十分鐘,就要遣返我回家了。(因為要開到四度或羊水穿醫院才收。)那時是零晨二、三點,真的不想回家等呢。

Monitor 心跳期間,越來越痛。二十分鐘後,羊水穿了。(謝天謝地!)從那刻開始,那個痛是一百級跳!!陣痛之間不知有沒有一分鐘可喘氣的時間。除了痛之外,還全身發抖,好似發羊吊一樣!

又擾攘了一番,迷糊中,聽到護士問我打不打算用 epidural。我正想答她「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打,可以再看看才決定嗎?」就已經聽到身邊那位仁兄洪亮的聲音答「YES!!」當時的我,是有想掙扎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,但我可以話你知,當時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。

打了 epidural。(又,打 epidural 是一點也不痛!幾乎沒有感覺。)心想也好,不用受苦,才兩度,捱到幾時呢。

真的好在有打。後來,開到六度,就一直沒進展。打了催生藥,(雖我不太願意但沒法啦。)還是沒進展。醫生說,看來你要開刀啦。嗯,你知我當時有幾震驚嗎? 我以為打催生藥已是極限,那時在醫院已十個鐘,沒想到這個時候,還是要挨上一刀!而我沒看過任何關於開刀的資料,沒有任何心理準備!!重點是,本人認為自 然生(兼不用麻醉藥)比較型呀))))))))(!)

震驚中的我,問醫生是否必需,可否讓我再試多陣。醫生說,其實早在兩個鐘前就應該開刀啦,但她料到我不想,所以才給我打摧生藥的。

我應該是萬分不情願的樣子,後來醫生說,見我和 BB 情況都理想,就加重催生藥,讓我試多兩個鐘吧。

在這兩個鐘裡,自己做了些心理上的調整,與男人傾談了一會。明白到,如果試太久,給太多 stress BB 對他也不好。況且羊水中有 BB 的 poo,真的不適宜等太久... ... 但心裡仍期盼兩個鐘後有進展... ...

沒有。

兩個鐘後仍六度。在那情況下,已沒得選擇,肚,是一定要開的了;連懼怕的時間也沒有。

然後你發覺,其實也沒甚麼嘛。因為事情發生的忽然,也沒時間去想那麼多。At each moment, you just want to do what's best for the baby。

開刀後,才發現原來BB的頭部位置是斜的,其實是沒有可能出到來。(所以醫生一直說 BB 的頭仍很高。)可憐的BB也很努力的想擠出來,頭都尖了。二來,BB 剛剛過了八磅,以我這種嬌小型(?!)來說其實是蠻巨型,是有難度的。

雖然,我最不想發生的一一都發生了,但生完第一個念頭是,好在及時開刀了;好在我沒有再倔強下去還要等。然後有點兒後悔沒有早點開刀。。。然後想到自己是何其幸運,如果早在幾十或一百年之前,不但 BB 保不住,自己也可能有生命危險。。。(淚光)


友說,孩子是上天給我們的禮物。

對呀,我會好好珍惜這份禮物的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