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April 9, 2014

可憐的手臂


分娩時的手臂。

如果你有看我的分娩過程,這就是我說的,那個針頭是插在手臂中。(正常是插前臂。)分娩十幾個鐘再加之後十幾個鐘,隻手是動彈不得。第二日早上,護士終於頂不順,就拆了插在我手背上。痛。雖也不算好,但至少隻手可以郁動,和那部 monitor 著我的機不會不停地 beep beep beep。

後來,我雙臂上的瘀血幾個星期才散,(因為被插了好多次也不成功!)像給人毆打。

+

一年後,再想返起,真的像發了一場夢。原來當時的情況真的蠻糟的。然後跟住那個半月真的是不眠不休的照顧小豬。(平均每兩個鐘餵一次奶!)哇哪來的力量呢。那時食的止痛藥已經遠遠超越了我成世人可以食的份量。(食左一。個。月。!!)坐月時也沒怎樣補過。(因為開刀不知點補。這樣又話不可食那樣又話不好。唉。)還好,我現在身體仍好好的。哈哈。

(嗯。幹嘛忽然這樣感慨。)

(因為小豬就來一歲了,[驚!] 是時候來個一年回顧?)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