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anuary 2, 2016

我需要多點智慧。

我在做「大事」。

小豬走來望了望:「媽媽你有冇 jer jer 㗎?」

「冇㗎。」

小豬欲言又止。

我:「媽媽係女仔定男仔?」

「女仔。」

「咁女仔有冇 jer jer?」

「冇。」

「係囉。你知㗎。」

頓了頓,小豬:「咁媽媽你攞乜嘢痾 pee pee?」

「Errrrrrrrr⋯⋯」我。唔。識。答。!!支吾胡亂混過去⋯⋯ 「媽媽有媽媽既方法痾 pee pee 㗎啦⋯⋯」(?)(!)(救命啊~~)

「我用 jer jer 痾 pee pee 㗎。」小豬用確定的眼神望著我說。

我:「哦,係啊。」

小豬:「唔通用 pat pat 痾 pee pee 咩~~ 哈哈!」(!)

我:「傻左咩!」

小豬又:「唔通用個口痾 pee pee 咩!」

我(唔知講乜好):「Yucky!」

小豬:「哈哈哈哈!」

我,滴汗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