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February 14, 2016

Just Another Night

病了的小豬睡了不夠兩個鐘就哭著醒了。

我抱著他,忽然感覺他要嘔,我伸出手,嘔了在我手中⋯⋯

+

之後看書,唱歌。

唱了一首他說想尿尿,要去 potty 痾。

回來後我叫他拿新 diaper,他說不要,要著返舊的。(!)媽媽掉了。大哭。不要,一定要著返舊的。

好在我身手好,趁他不覺間已經拿左新的 diaper 然後出去當舊的⋯⋯

+

換好 diaper 再放他落床仔。他望了望我:「你既眼鏡呢?!」然後搜索我的眼鏡⋯⋯ 我:「媽媽冇戴眼鏡啊⋯⋯」亞仔:「有!媽媽有戴眼鏡⋯⋯」(幻覺?!)

我喇喇聲去除左隱形眼鏡然後戴返副眼鏡,大王才感滿意。

+

之後諗起隻手,都幾想嘔⋯⋯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