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September 14, 2016

警惕

小豬食完晚餐正要離檯時不小心弄跌了杯水,水倒瀉到檯面,他腿上,high chair,地下。

他的樣子有點驚慌,連忙說:「唔緊要啦唔緊要啦⋯⋯」

我們沒有大反應,沒有教訓他,但我見到他望了我一眼,眼神有恐懼。

我馬上安慰他:「唔緊要啦。下次小心啲。哪,你幫爸爸手抹啦。」(當時男人在抹。)

他因為褲子有點濕了,好像要發作,我說:「過來媽媽呢度,媽媽 hug hug。唔緊要。」

然後他才放下心來,開心去玩。

+

後來沖涼前坐 potty,(我坐在他前面,)忘記了是甚麼事,我又見到他的臉上掠過一陣恐懼,跟剛才一樣。

我問:「你驚唔驚媽媽?」

答:「驚⋯⋯」

我心頭也一驚:「啊,點解驚媽媽啊?媽媽好愛你㗎⋯⋯」馬上給他一個擁抱。他埋頭在我胸口。

「咁你驚唔驚爸爸?」

「唔驚。」

「姨姨哩?」

「唔驚。」

「婆婆哩?」

「唔驚。」

「公公哩?」

「驚。」

(記得上過星期他也表示過驚公公,我也一個個問,他說只驚公公,沒有說驚媽媽。)

「點解驚媽媽啊?」

他繼續把頭埋在我胸口,不敢出聲。

「係咪驚媽媽鬧你?」

「係啊。」

「媽媽幾時有鬧你啊?」

(以前是會大聲喝小豬的!但這幾個月來我已經很少甚至沒有了。但原來,這些事小孩是會記住的⋯⋯)

小豬沒有答我,但說:「爸爸、姨姨、婆婆都唔會鬧我既⋯⋯」

「哦咁公公呢?」

「會。」

(要替公公辯護一下:公公絕對沒有罵過他的。但公公樣子天生就是很嚴厲,小時候,每個認識他的小孩都驚他!而實情也是他絕對是嚴父。不過我見他與小豬的互動是從未見過的耐性,超喜歡這個孫子的。不過他比較喜歡教訓人,有時會跟小豬說,你不可以這樣那樣。但其實也不算多,語氣也正常,不是惡那種。)

這時候他終於抬起頭,自己坐著。

我:「咁媽媽鬧你,你會唔會中意媽媽㗎?」

小豬:「唔會。」💔

跟著他叉著腰,樣子有點憤怒:「我都會好嬲,你鬧我,我都會好唔開心㗎!」然後做個傷心樣。

我:「咁對唔住囉。媽媽以後唔會鬧你啦。哪,頭先媽媽都冇鬧你,係咪?」

緊緊擁抱。

+

今日這段對話對我來說是有點衝擊。我是他心中最親近的人,但原來是存在恐懼的。(小豬是一個很懂得說「對的話」的人,他通常都是給一個你想要的答案。這種「真心話」不易說呢。)

+ + + + + + + + + + + + +

今日在 Notes 發現呢篇在三個月前寫下的!完全忘記了!

這幾個月都很努力地在這方面改善。我唔想個仔驚我。我唔想他有甚麼事第一樣諗到就係「媽媽會唔開心」。我希望他知道,無論發生甚麼事,媽媽這裡是最安全最舒服的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